二中文 > 灵异推理 > 大唐诡案 > 第71章 番外母女相聚
    送走白琴后,地牢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那丫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不见了,怎么回事?怎么连一个人都看不住。”幕临轩和许亦晨匆匆赶往地牢,只见牢房内的铁窗被撬开,铁窗的正下方有一张木凳子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让属下调查的人查到了。”许亦晨昨天留了个心眼,悄悄让人去调查那丫鬟。

    “玉兰。”好熟悉的名字,许亦晨一时半会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通知各地县衙,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人。”幕临轩下达了命令,衙役们领命去放飞联络用的信鸽。

    城门外,玉兰戴着纱帽站在路边,她在等人来接她离开。接她的人还没到,便听见了城门口的动静,寻思着应该是发现自己跑了。

    保险起见,玉兰走了一段路,躲进了一旁的烧饼铺子里。

    “玉兰姑娘,你跟着铺子的送货车走,他们会带你回秦姑娘那里。”站在玉兰身后的烧饼铺子老板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玉兰被吓了一跳,潜意识里防备着一切她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“秦姑娘给我看过你的画像,让我在这里等你出来,还让我告诉你,公主的伤需要找个暖和的地方养着,他们离开长安城了,至于去哪了,自然会有人带姑娘过去。”烧饼铺子老板压低声音解释,抬头看了看天色,天已经大亮了,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玉兰想了想,秦素音还需要她帮忙,况且在姐姐玉珍离开后一直是她在照顾自己,现在还不至于会害她,便也没有多想,跟着烧饼铺子老板家的马车离开长安。

    “玉兰……”许亦晨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,左手撑着下巴,他仔细回忆着每一个案子里的人,这个名字实在是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“哟~想什么呢?少年思春啊。”蓝锦溪一大早便听闻地牢里有人越狱了,吃过早饭便从安平王府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个姑娘家的整天想些什么?”许亦晨白了蓝锦溪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拜托你个事呗。”蓝锦溪犹豫了一会,她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,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母亲了,虽然安平王妃名义上是自己的母亲,对自己也是视如己出,可她还是想见见自己的生母。

    “行,说。”许亦晨道是答应得爽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见见我母亲,你帮我和太后说一声好不好。”虽然她是太后外孙女,可是父亲的事发生后,太后和皇上便不愿意见自己,没有他们的口喻,她进不了宫。相反许亦晨就不一样,他不需要谁的特许,太后也把他当亲孙子般疼爱,渐渐的也默许了他很多特权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试试,可是锦溪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,太后对我虽好,却也不会事事顺着我的。”许亦晨不怕太后责备,蓝锦溪是他朋友,力所能及的事他还是想帮一帮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蓝锦溪低下头,手抓着自己的裙摆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帮我一个忙,就这个人,你帮我去卷宗库里把她找出来。”许亦晨把探子给他的信纸推到蓝锦溪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蓝锦溪抹了抹眼泪,拿起信纸起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唉~这都什么事。”许亦晨回屋里换了身衣裳后进宫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宫里,许亦晨来到太后寝宫正殿,刚刚宫女告诉自己太后在正殿看书,许亦晨见太后看得入神,站在挡风的门帘那探头探脑得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您怎么在这?不进去吗?外面那么冷。”李嬷嬷断着热茶正准备给太后送进去呢,见许亦晨在门口张望着也不进去,就上前去询问。

    “太后在看书,我怕打扰她。”许亦晨挺不好意思的,打算等太后看完了在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走跟嬷嬷一块进去,别着凉了。”李嬷嬷掀开门帘,“娘娘,许大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万安。”许亦晨乖乖上前去行礼。

    “怎么今天有空来哀家这了,快过来哀家瞧瞧,都瘦了。”太后放下手中的书,朝许亦晨招招手,转脸对李嬷嬷道:“搬个凳子来,还有加个炭盆,瞧这孩子手凉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嬷嬷。”许亦晨向李嬷嬷道谢,坐下和太后唠了些家常后,犹犹豫豫开口:“太后娘娘,亦晨想请您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说,哀家能帮上忙的一定帮。”太后喝了口茶,看许亦晨犹豫了一下就知道是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锦溪想见见长公主。”许亦晨站起身,走到太后身旁,在太后木制脚垫旁的毛毯上坐下,撒娇道:“太后娘娘您就答应了吧,您看看如果锦溪真的要替乐阳公主远嫁,那么就再没有回朝的可能了,长公主和她的母女情分便也就尽了,您不觉得很可怜吗?”

    “是她让你来找哀家的吗?”太后其实不用问也知道,但许亦晨的话确实也有道理,这不禁让她想起自己远嫁的女儿,心理也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。”许亦晨回答道,说是,的确是蓝锦溪来找过自己,说不是,他其实能看出来蓝锦溪的闷闷不乐,他和幕临轩都想帮帮她,可惜幕临轩在大理寺里琐碎的事情多且又贵人多忘事,所以这事就只能他来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李嬷嬷,去带郡主入宫,带她去偏殿见见她生母。”太后拉起跪坐在地毯上的许亦晨,和蔼地笑道:“走,陪哀家练练字,皇上忙于朝政,也没有功夫陪陪哀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许亦晨搀扶着太后去书房,身后两个宫女给他们二人抱了两件厚披风赶忙跟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都盯着这一卷卷宗快半个时辰了,怎么?有心事?”幕临轩看不下去了,蓝锦溪一大早跑到大理寺卷宗库里来,说好来帮忙,结果拿着卷卷宗就在那里发呆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说没有是假的,许亦晨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少卿,太后宫里的李嬷嬷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进。”幕临轩没有抬头,继续看着卷宗,一大早的李嬷嬷来这做什么?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幕少卿,见过郡主。”李嬷嬷向二人行礼。

    “李嬷嬷,有何时?”幕临轩放下卷宗起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郡主,太后娘娘让奴婢来带您入宫,长公主在偏殿候着您呢。”李嬷嬷向蓝锦溪传达了太后的口喻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蓝锦溪激动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郡主您这回要好好谢谢许大人,若不是许大人去求的太后,恐怕您和长公主也是难再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吧。”幕临轩了然,难怪一大早就不见许亦晨,原来跑宫里去了。

    蓝锦溪跟着李嬷嬷道达了偏殿,看见长公主,蓝锦溪红着眼睛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蓝锦溪轻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。”长公主抱住了朝自己走来的女儿,日日夜夜的思念总算是得意见上一面,两人相拥而泣。

    门口站着的许亦晨看见了这一切,叹了口气,母女俩因亲人的过错,只能被残忍分开。

    “许大人,披风。”李嬷嬷在太后的叮嘱下给许亦晨送来了披风。

    “劳烦嬷嬷一会儿送锦溪回王府,我先回大理寺了。”许亦晨披了披风,看了一眼屋里还在哭泣的母女二人后离开。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